逍遥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逍遥小说网 > 从驿卒开始当皇帝 > 第九百四十四章崩卖溜撤(二合一)

第九百四十四章崩卖溜撤(二合一)

,从驿卒开始当皇帝

陈奇瑜先向老领导崇祯,诉说了一下自己目前遇到的困难,

又强调了他解决眼前问题的手段;

最后狠狠的表明了一下自己平贼的决心,希望陛下能够给他更多的支持。

这才是正常的公文写作。

不钻研几个几年,是不会领会其中的奥义的。

尤其是面对崇祯这种喜欢批阅奏折的主,写好一份公文更是加分项。

陈奇瑜搞定完汇报工作,让陛下时刻掌握自己在前方的进展后,又陷入了头疼当中。

因为这个五省总督当真是不好干呐。

先不说左良玉等部军纪败坏,各省巡抚、总兵都不肯轻易出击!

都想着驱逐贼寇到邻境,就算自己有本事!

陈奇瑜给崇祯写信的意思,除了汇报工作,就是说这些巡抚、总兵都不听他的话。

他这个五省总督的位置是陛下安排的,但目前而这个老大只是个空架子,希望陛下最好给个尚方宝剑。

纵然他不想杀人,但威胁威胁,拿着尚方宝剑如陛下亲至,总归是比他空口白牙下令要有威慑力的多。

毕竟袁崇焕砍毛文龙的先例在前,谁也不敢保准陈奇瑜会不会也热血上头,先砍个自己人祭旗,顺便杀鸡儆猴!

高迎祥不想在湖广待着,而是一直都想要干一番大事,奈何前面有官军挡着,他带人冲不过,只能待在湖广继续周旋。

好在湖广等地粮食颇为,他们这些起义军不会饿肚子。

许多人也都是这种想法,先过上一阵吃喝不愁的安稳日子,官军总体人数要比咱们少。

待到此地粮食吃的差不多,再继续往下熘达。

就算被官军给追上了,随便扔点财物,官军也会立即止住脚步捡东西,放任他们离开。

反正流寇肆虐的又不是自己的家乡,他们不抢掠,我们官军还怎么抢掠?

总之地方上的损失,都是流寇干的,跟我们官军没有一分钱关系!

最重要是我们千里追贼,就不能拿老乡你点东西,当辛苦费吗?

这点觉悟都没有,还指望着我们官军保你们平安,帮你们剿匪?

呸,一群狗咬吕洞宾的刁民!

河南乱了,湖广等地也糟了贼灾兵灾,甚至兵灾比贼灾还要严重几倍。

姜学一等流民被船只运送到了平阳府等地。

这里先前闹了贼灾和兵灾,百姓流离失所,人口流失严重。

姜学一跟着几个千人队被安置在临汾县周遭的村落。

待到交接之后,便有村长带着农会的一些干事领着他们往目的地而去。

像他们一般是一千人就组成小村子,过不了几年人口就会往上涨,也会继续扩建。

村子是废弃的,仅剩下几户人家。

在姜学一看来,这些百姓虽然面容黝黑,但精神头要比他们这群流民强上不知多少倍。….而且个个都是面上带着喜色,招呼着他们分别带着男女两队前往平水支流去洗澡。

本地残存的百姓非常高兴,丝毫没有抵触外来流民的迁徙。

因为村子里人口多了,就会开垦更多的荒地、修缮水渠。

村子里也能有教书先生教他们孩子读书识字,将来好考取贺大帅建立的学堂。

最重要的是还可以修建澡堂子、粮仓、学堂、公共厕所,要是收成好一些,将来还能建一个戏台子,还会有集市。

他们就不用什么都往外走上几十里才能赶集。

待到姜学一给儿子洗着结了泥疙瘩的头发,又用篦子把虱子给弄下来碾死,这才松了口气。

毕竟他自己都嫌弃自己,先前和那个锤匪的杨大人交谈,他都不敢靠太近,生怕这大夏天的熏到他。m..

奈何人家杨大人根本就不在意,光是这种与百姓同行,且没有流露出嫌弃的神色,就让姜学一好感顿生。

一旁的张鲁狠狠的搓着自己胳膊上的泥垢。

“姜秀才,农会大人们说一会在河里洗完澡,还要去木桶里泡个热水澡杀杀菌。

每个人的旧衣服都不许要了,通通烧了,以免有瘟疫横行,他们会发两套新的夏装。”

姜学一也是颇为感慨的道:“贺大帅当真是豪气,近十万套夏装,他直接就拿出来了。”

“就是,就是。”张鲁挠着他的胳肢窝嘿嘿的笑着:

“我从来没听过大明官府、地主老爷给我发新衣服的,我这辈子刚出生裹的衣服就是旧的。

谁承想被贺大帅救了之后,不仅没死,今后还能吃穿不愁。”

“白花花的银子散给穷人,还是独一份啊。”

姜学一忍不住感慨一句。

他们被后金鞑子掳掠,据说是要走两千里的路前往沉阳。

到了那他们也不会拿你当人看,让你为奴为婢去。

在这炎热的夏季,走两千里路。

难免会生病劳累,当真是九死一生。

若是你生病掉队,他们指定不会给你医治,而是把你丢弃给草原狼吃掉。

官军被他们打的龟速在城中瑟瑟发抖,根本就不敢出去作战,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掳走。

姜学一等人想要靠官府解救他们,大抵是没有希望的。

这种日子想想就绝望的要死,许多人熬不住,在后金鞑子的营寨里自杀了!

可就是贺大帅突然出现,打破了他们心中的绝望与惶恐。

那群凶恶的后金鞑子打不过贺大帅,被逼选择放了他们。妙书斋

如今贺大帅不仅救了他们的性命,还管他们吃喝,给了他们重新活下去的希望。

待到洗濯一新的姜学一穿着蓝色的夏装,胸前绣着一把锤子,忍不住伸出双臂。

儿子女儿不能理解爹爹的行为,但也有模有样的伸出双臂。

猪狗不如的日子,终于熬过去,总算是重获新生了!….像他这种想法的人,大有人在。

张鲁忍不住摸摸自己的新衣服,嘿嘿的傻笑着,他当真是这辈子第一次穿新衣服。

当然更多的人是喜极而泣,摸着身上的新衣服,一时间不敢相信,他们这辈子还能遇到这种好事。

农会的干事和原有的几户百姓,都静静的等待他们发泄。

去年的时候,他们也是这样的。

谁都别笑话谁!

要不是贺大帅不允许,他们都想给贺大帅建生祠,把他给供奉起来的。

干事们在新任村长的招呼下,差人前往临时住所安顿下来。

待到夏种之后,他们可是要开始盖房子的,这件事谁都好好出力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